薄荷chiaki的小号

这里是薄荷小号w以后二次元相关的文都丢这里!

【维勇】陨星(年下梗,最终章07)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感谢各位太太的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番外关于维勇养小勇利的故事收录在本本《陨星》中~本宣链接点这里~再次感谢!


07

“他成功了——毫无疑问——!”

“世锦赛青少年组史上最高分!是年仅16岁来自俄罗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手!”

“大奖赛决赛五连霸!他是俄罗斯的英雄!”

“我女儿可喜欢他了——以前她可一点也不喜欢滑冰,但现在每天都吵着让我带她去。”

“没有一个人能像他一样。”

“他可真幸运不是吗,并不是每个滑冰的人都能获得维秘show的邀请。”

“开什么玩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是个天才!要是新生代一直没有人超越他的记录,那么恐怕他得霸占屏幕很久——噢……你们大概会很开心是不是?”

“他剪了头发——真不敢相信!我还是喜欢他原来的长发——但,好吧,短发看起来更帅。”

“去年维克托代言的香水、润唇膏、同款风衣、鞋子都被一抢而空,他现在可不单单是花滑界的王者,还是时尚界的宠儿。他现在的身价?我可不敢打赌——要是输了的话你们肯定会把我丢进河里去的——别笑,严肃点,我们可是个正经的脱口秀。”

“据悉这首《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早年维克托就已经在练习了,但是一直都没有达到他理想中的感觉——他说,‘这首曲子对我来说很特别,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它就是——出现在了我的书桌上,像是某个人特意留给我的一样。第一次听它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悲伤里,所以一度我听到它都会感觉心痛。但是同时,也有一些灵感——或许说是零碎的片段,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想要把它发挥到最完美的时候再拿出来。’”

“下面有一个私人的问题——我得代表万千少女,或者少男?(哄笑)来问一下,关于你上次采访时说的择偶标准‘黑发、戴眼镜、娃娃脸’是不是真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又上了热搜——这次居然是关于他的初恋对象究竟是谁,网友们似乎对此乐此不疲。”

“维克托。维克托!”雅科夫的声音及时唤回了维克托盯着手机持续不断在嘴角扩散的笑意。

“雅科夫!他们都在猜测我的初恋对象是谁呢——哈哈哈,不得不说名单可真有趣!”维克托眯着眼睛,看起来很随意,倒是半点没有在意这件事。

“无聊!”雅科夫瞪着眼睛,可怜的教练——最近他的头顶秃得厉害,“与其在这里讨论这些无聊的事情,不如想想你接下来该怎么跳!”

“雅科夫~放轻松点,你就是这样不懂得浪漫,莉莉娅才会走的。”

“混小子——你说什么呢!你再给我说一遍!”

维克托无视了来自雅科夫的怒吼,他慢慢地滑到了中央。

那一抹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了冰上,在那表面亮闪闪的碎冰看起来就像是落入银河中星星点点的星辰,它们每隔几百年甚至几万年才会相遇一次,维克托闭上了眼睛,他沉浸在了那一点的星光中。

“如同今晚的星光消失殆尽

如果我能看见你

希望

永恒将有可能”

他在等待、寻找着——尽管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会继续的等下去。直到有一天,他们运行的轨道再次相遇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一定要先说出那三个字。

 

在那一刻,破碎的彗星穿越过了大气层,它们燃烧了起来,带着耀眼的火光从空中的一点中迸发出来,像是天空中最绚烂的烟花,把整个夜晚都照亮了。

 

“……勇利?勇利!”

在一片白光之中,勇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被这美景吓呆了?”维克托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恋人——很显然,刚刚他大声赌气般的说完了愿望之后,突然就不说话了。

“……维克托?”勇利发出了呆呆的声音,下一刻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滴落下来,勇利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他回来了!

“噢噢噢——等等,亲爱的!你要勒死我了……”

真实的触感,温热的心跳,还有维克托身上熟悉的味道,都让勇利想要放肆的大哭一场——为这一切的一切,宛如一场从天而降的梦,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对过去的维克托说再见。

“怎么了,勇利——天呐,发生了什么?你别哭啊……”

“维克托呜哇哇——”

直到最后维克托不停的亲吻着勇利的嘴唇,和那些黏黏糊糊的泪水都混在了一起被搅进舌尖,勇利才感觉好受了一些,抽抽搭搭的停止了哭泣。

“别哭了,一看见你哭我心都要碎了。”

大概是维克托的甜言蜜语起了作用,轻抚在勇利的头发上的手一下一下地顺着,勇利感觉自己脸上跟着烧红了起来,但他还是紧紧的环抱住自己的恋人不肯松手,生怕下一秒维克托就要不见了一样。

“勇利,流星都没了哦……”

“嗯。”勇利埋在维克托的胸膛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我们要下楼了哦?还是勇利打算这样站到第二天早上?”

“就这样……抱我下楼……”

“勇利,你这样撒娇我会忍不住的哦?”

“没关系……我也想要维克托。”

勇利紧紧的贴着维克托——密不可分的身体,同一频率的呼吸,那里的心跳正和他的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在两人一同陷入柔软的床内时,勇利再一次热泪盈眶。

尽管是散发着如此微弱星光的小行星,被淹没在一片银河之中,但维克托还是发现了它的存在。

谢谢你——看到了我。

“你的手你的脚

我的手我的脚

还有心跳

一起被点燃

就让我们一起离开

此刻我已准备就绪”

 

勇利睁开眼睛的时候,维克托还在熟睡之中。

他的恋人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脖子上,泛起了一些细小的疙瘩,他的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正枕在勇利的脖子下面,而勇利混乱的大脑总算是重启了——他真的回来了。

到现在他也说不清存在于他脑海中那段穿越回过去的时光,是否只是他的片刻幻想又或者是个只有几分钟的梦,但这个梦实在太过于真实了——他甚至能清晰的描绘出过去少年维克托的样子。

维克托似乎被勇利吵醒了,他呢喃着勇利的名字,迷迷糊糊的在他的脖子上印下一吻。

腿间磨蹭着的欲望也开始苏醒了起来,勇利不可抑制的泄露出了一声呻吟,他现在才开始感到全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的酸痛感,还有从内部缓缓流出来的,难以描述的,某种东西。很显然昨天晚上的勇利太过于混乱了,这也导致了他的床上的行为——堪比喝了十斤的伏特加,还附带加强版效果——

虽然维克托不止一次强调过,如果是被勇利榨干的话他很乐意奉献出自己的全部——但勇利一点都不想回想起,自己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他现在真的很疼,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勇利……”维克托蹭了蹭勇利,现在他完全醒了——还有下面。

“……维克托……”勇利尽量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喊着维克托,他缩起了身子,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团,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实在太甜腻了,“我、我真的不行……让我休息下……我真的很疼……”

维克托撑起身,床单从他的肩膀上滑落,他的锁骨上全是暗红色的吻痕和牙印,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背上全是深深浅浅的抓痕——维克托委屈的眼神仿佛在说‘我也很疼啊,都是勇利不好哦?’。

在断断续续的喘息开始前,维克托咬住了勇利的耳垂,“勇利,我得坦白我的一个小秘密。”

“嗯、啊……什、么……?”

“我爱你。”

——比你想象中的更久,可能在遇到你之前,我就一直爱着你了。

 

“来做我的教练吧!”黑头发的亚洲人醉醺醺的抱着维克托大声说道。

那一瞬间,维克托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击落了,他甚至来不及挣扎,它一边剧烈的跳动着一边疯狂雀跃地大声呼喊着:是他!就是他!

他那宛如梦一场、心痛的无以加复,却又甜蜜无比的初次恋爱——因为撞到了对的人,而如同流星一般燃烧陨落,在心口开出最绚烂的烟花。

 

尾声

勇利再次醒来是在接近中午的时候,中途维克托可能抱着他去洗了次澡——但他记不太清楚了,上一次这样激烈的情况还是他们度蜜月的时候。

“维克托……”勇利推了推维克托的胸膛,尽管他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但总感觉不远处有隐隐约约的哭声,不得不让勇利注意到,“你有没有听见哭声?”

“唔……”维克托揉了揉眼睛,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哭声似乎变得响了一些,维克托疑惑的歪着头,不确定地说道,“好像是从客厅发出来的?”

下一秒,两个人站在客厅前,看着一个黑色头发,却无比眼熟的小孩子坐在沙发上哇哇大哭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

“哇哦——勇利,这是四岁的你吗?”维克托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昨天许了什么愿?”

“唔……大概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四岁的你召唤过来吧……”

“……”

一个黑着脸的勇利,一个哭得鼻涕眼泪还在打嗝的小勇利,和一个不知所措的维克托——上帝大概还想再开一个玩笑。

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评论(33)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