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的小号

这里是薄荷小号w以后二次元相关的文都丢这里!

【维勇】RESET(终章)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比方说在此前勇利并没有想过维克托会出现在他的面前,那看起来就像是个奇迹。

维克托站在那里,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泛起了一圈金色的光晕,他的一句话给予了勇利全部的力量——完成那些跳跃对他来说原本就不是一件难事,就像与维克托相爱,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从未想过一旦被伤害过一次,他的身体就记住了那些疼痛,他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害怕在那里跌倒,所以不敢再次跳跃起来。

但维克托却奇迹般的出现了。

他没有上前扶起勇利,他只是声嘶力竭的、拼劲全力的让勇利站起来——他需要这个,而他的教练、他的维克托从来都知道他需要什么。

他的大脑变得无法思考任何的东西,来回摇摆着的心脏强烈的鼓动着,下一秒就要冲出喉咙,他们拥抱在一起大声的哭泣着,就好像要把对方体内所有的悲伤全部都带走,卷入那看不见深处的大海之中。

维克托抱着他的身体,眼前的景象变得五彩斑斓,如同万花筒一样拼凑在一起,被打碎,再被重新拼凑在一起,他们将那些思念悲伤疼痛全都幻化成了情欲,跌进其中不可自拔。

勇利早上醒来的时候,维克托还在沉睡。

他看起来像是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眼睛周围是藏也藏不住的乌黑——他的手还紧紧的抓着勇利不肯放松。

勇利注视着他身边的男人。

那是他从小就一直注视着的人,他以为他足够了解他的所有,但越是深入一些,他就越是觉得不够,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多到他一度觉得很沮丧,很不安。

他伸手将维克托散落在额间的头发撩至了耳后,那英俊的侧脸看起来柔和而又安静,勇利用指尖细细的描绘着他的轮廓,从额间再到鼻尖再到嘴唇,每一个地方他都熟悉,但在此刻却又显得有些陌生,勇利不知道该拿他自己那矛盾又纠结的心如何是好。

和维克托分手他真的做不到——那样的疼痛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无法忍受第二次。

维克托是在一片柔软之中醒来的,皮肤上如同羽毛一样的触感使他睁开了眼睛,然后他意识到那是勇利的指尖——他微笑着把那双顽皮的手拉了下来。

紧接着他看见了勇利手上的那个戒指。

那个维克托亲眼看着勇利丢出窗外的戒指,它正完好的圈在勇利的无名指上,好像它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维克托的呼吸停顿了片刻,他用着尽量轻松的语调来掩饰他的语气里不自然,“它还在……” 

“楼下的娜塔莉夫人帮我找到的。”勇利接过了话。

随后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勇利知道维克托想说什么,但即使他们和好也不代表着他们之间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他们深爱着彼此,可正是因为这份爱,总是会给他们带来各种各样的烦恼——即使这一次他们解决了,下一次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他们的爱过于自私,过于自我,从而不知道在何时就变成了负担。

 

但有些事情,是需要双方共同迈开第一步的。

 

胜生宽子做了他们最喜欢吃的早饭。

“勇利,等会带小维去哪里转转吧?”宽子温柔的看向维克托和勇利,维克托看起来有些迷茫,他转过头看着勇利,不知为何类似于羞愧的心情击中了勇利——他的母亲一直都看的很透彻,而他们让他的母亲担心了。

日本的长谷津,不仅仅是勇利生长的故乡,现在对他来说还有另外一种意义 。

勇利还记得维克托当时坚持要和勇利在城堡前面自拍,现在想起来那些日子历历在目就仿佛还在昨天,所有的东西都还在那里,日复一日,东起西落,而他们却在不断的改变着。

勇利带维克托参观了自己的小学、初中、高中——他们沿着勇利儿时走过的路重新走了一遍。

勇利带维克托去了自己的秘密基地——一棵大树下埋着的一个铁盒,几颗闪闪发光的玻璃珠就是他全部的宝藏。

勇利带维克托去了自己最喜欢的书店、打了最喜欢的电玩、买了最喜欢的零食,还有隔壁小巷子里的猫咪。远处那些海鸥飞舞着带来海水的气息,勇利只要闭上眼就可以清晰的勾勒出那副画面和过往的回忆。

最后他们挤在狭小又破旧的老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维克托看得很投入,勇利微微转过头的时候,荧幕的光照亮维克托的侧脸,他仿佛在他眼底看见了点点的泪光。那明明不是一部感人肺腑的电影,但勇利却觉得自己眼角也湿润了——电影座位上,在看不见的黑暗之中,维克托握着他的手温暖的令人想哭。

也许他们还是会如此自私,如此自我的爱着对方,可是那是他们最真实的情感,即使重新来一遍他们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这就是维克托和胜生勇利。

在认清了隐藏在表面之下最真实的彼此,相互信任着,互相包容着,一步一步的前进着,尽管会有争吵,会有伤心难过,会有痛彻心扉,会有累得想要放弃,但他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这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一场电影了。”维克托这么说道,而勇利发自内心欢快的微笑了起来,“是很好看——你甚至都没记住里面的主人公叫什么。”

“我记得!是叫奥、奥利什么!啊、你别笑!我就要想起来了!”

“维克托……”勇利低声的喊道,“维克托。”

他又叫了一声。

维克托停下来看着他,勇利下意识想避开对方灼人的目光,但是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微小的勇气,像是一根幼小的树苗,正在破土而出,向上生长着,勇利这一次没有再逃避,“回去吧,维克托。”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的,绝对不会食言的,所以就……相信我好吗?”

像是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那样,维克托复杂的表情终于被放松下来的柔和所代替,他像是叹息般的说道,“我一直都相信你……勇利。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多依靠我一些……我知道我有时候做的并不好,但正因为如此我才需要你。”

“能和勇利相遇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我也是。

“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答应我。”

不要放弃我们之间的爱,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得来不易的幸福,不要让那些繁重的琐事压垮你,因为你知道的,我爱你——而我永远会在此等待着你。

勇利钩住了维克托的小拇指,他凝视着他的爱人,感到内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和平和,幸福的感觉充满了胸膛。

“我答应你。”

 

“他怎么了?”米拉·芭比切娃有些惊奇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冰场上的维克托。

他看起来一扫前几个月的萎靡不振,整个人都像是重生了一般,焕发着光彩——一旁的雅科夫勾起了嘴角,他看起来像是有些欣慰,“看来他找回来了。”

米拉歪着头,耸了耸肩。

尽管她不知道维克托突然斗志满满的原因是什么,但她能肯定的就是,那一定跟胜生勇利有关。

“哼。”尤里·普利赛提冷哼了一声,双手抱着胸翻了个白眼,“两个月前还抱着酒瓶不肯撒手一边鼻涕眼泪哭诉着——勇利不要走,一边训练跟丢了魂一样,真是没用。”

但米拉知道尤里的抱怨,其实是在为他们感到开心。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她真的不想再看见丢了魂的维克托或者是阴沉着脸低气压的维克托。

在她转过头的下一秒,维克托突然大声喊了起来,并朝着一个方向不停地挥手,然后米拉看清楚了那是谁——

“勇利~你怎么来了!”维克托用着比以往更加轻快的语气说道,原本愉快的心情似乎在胜生勇利到来之后,又上升到了一个新台阶。

“我来看你练习。”似乎注意到米拉一直盯着在看的眼神,勇利微微向她鞠了一躬示意问好,米拉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慌忙挥了挥手说了声嗨,她还真的没能太习惯日本人的鞠躬问候。

“今天的康复训练做了吗?”

“来之前在家里已经练过了。”

米拉想起来了,之前勇利突然宣布退赛的事情,后来她才听说勇利似乎是脚受伤了,目前正在修养中。

维克托和勇利一边说着话,勇利一边就很自然的抬起手抚摸着维克托的嘴唇,“嘴唇有点干了,维克托。”

“呜哇!勇利你这个样子——是打算做我的教练吗?”

“唔,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米拉看着在角落几乎是嘴唇贴着嘴唇在笑着的两个人,默默的转过了身。

真好啊……感觉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气氛,这大概就是相爱中的感觉吧。

她知道,他们身为运动员的生涯是何其的短暂,而能拿到冠军拿到荣誉的更是少之又少,有多少人默默无名,不得不退出这场比赛——年龄的增加和过多的压力伤痛随时都有可能击垮他们,但依旧有无数人咬着牙坚持着。

那是一种信念,称不上有多么伟大,但至少他们都因为拥有着而感到自豪。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可以一直看着他们比赛啊……

“那么……开始训练吧!尤里~!”

“你干什么啊混蛋?!放我下来喂!!”

 

在被鲜花和掌声包围前的一秒里,维克托的世界安静了下来,在那里只有一个人静静的望着他,他的眼角带着几分骄傲还有几分激动,他用着无声的口型对着维克托说了几个字,维克托感到有什么就要从胸口挣脱而出。

那是他比任何一次得奖都还要快乐——

“比赛结束了之后想去哪里?”

“嗯……澳大利亚吧?”

“为什么?”

“不觉得羊驼长得很像你吗?软软的——”

“你比较像剃了毛的羊驼——嗯,发际线。”

“勇利——”

“哇啊啊啊哈哈哈哈——等一下、维克托,我开玩笑的!啊哈哈哈哈……住手!”

不管怎么说,现在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维克托亲向胜生勇利的嘴角,勇利注视着恋人如同水洗过天空一样湛蓝色的眼睛,闭上了眼睛。

 

尽管他们有时候还是会为了柴米油盐,短裤内衣这样一点点小事而争吵,尽管他们有时候还是冠着‘这都是为了你好’这样爱的绑架,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对方头上,尽管他们有时候还是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而后悔着,但是他们同时也在一点一点摸索着,一点一点改正着,一点一点为了对方而成为更好的人。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初只是想写个吵架和好的梗,不小心就放进了一点自己关于爱情的理解,爱情不会是百分百甜蜜,也不会百分百顺利,初期也许会很美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变得很疲倦,但我相信只要两个人还爱着对方,一定还是能重新走回来的。

送上我最喜欢的一句话给你【爱情之于我。不是一蔬一饭。不是肌肤之亲。而是一种不死的欲望。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希望你和我都不要轻易说放弃。

评论(2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