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chiaki的小号

这里是薄荷小号w以后二次元相关的文都丢这里!

【瑞金】宠溺和依赖(上篇)

*啊啊啊鸡血的补完了……这对怎么这么萌QAQ幼驯染太好吃了/(ㄒoㄒ)/~

*私设有,ooc慎


“格瑞对我一点都不温柔……”

“…………笨蛋。”

叹气声到了嘴边又被咽了回去,只有在这种时候,格瑞才会承认,他确实比想象中的还要宠溺这家伙。


——从很早以前开始,大概是认识金的第一天算起,格瑞就意识到了他的日常:我不是。

我没有。

笨蛋。


事实上有很多事情格瑞到现在都记不太清楚了,幼年的记忆即便是模糊,但只有一点他不能忽视,确切来说是想忽视也忽视不了,那便是关于金的事情。

但对金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格瑞觉得两者都完全沾不上边。

因为那家伙就是一个没脑子的白痴。

迟钝、路痴、中二病、脱线、犯傻……优点他真是一个都说不上来,缺点倒是一箩筐,格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上对方哪一点了,以至于离开了登格鲁星还是对那家伙念念不忘。

虽然是苦役赋税繁重的矿业星球,但格瑞也在那里度过了一段算是欢乐的时光。格瑞从最初的拒绝,到完全适应了金的不请自来,不管他到哪里,这家伙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哇!刚才那招好酷!是什么是什么~也教教我嘛?”

“呜……格瑞好冷淡……我们不是朋友吗……”

最后的最后,格瑞也只有彻底放弃,无奈地让对方跟上,结果这一跟就是好几年。

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格瑞的床分了他一半,格瑞的日常分了他一半,格瑞的情绪分了他一半,格瑞的空气也分了他一半。

金那明晃晃的发色,和像水洗过天空一样湛蓝色的眼睛,对比一下四周这空无一人的乱石堆,真的太过于显眼,某种程度上也令格瑞有点难以直视。

“格瑞格瑞~你看我找到了什么!”黄色头发的少年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鼻头和脸颊上还残留着不小心用手随意抹开的灰,看起来像只脏兮兮的小花猫,格瑞盯着对方脸上脏脏的痕迹有点分神。

“酱酱~!一块彩虹石的原石!”少年像是献宝一样把那块不甚起眼的石头递到了自己眼前,那在头顶晃来晃去呆毛看起来就和他的主人一样,露出了一副‘格瑞求表扬’的神态。

格瑞呼吸不自然地停顿了几秒,强迫自己把视线投向了他手里的那块石头。

即使是外表再怎么不起眼的一颗石头,但在那滚满了灰尘泥土的里面也透露着无法比拟的光华,如果不是被他发现,迟早有一天它也会被别人找到,剥去那些表面,露出五彩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格瑞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格瑞对于金那隐隐约约又很朦胧的感情有了一个最初的形态,但他把那类似于想要拥有的心情归结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因为不够强,所以才会去期待和依赖别人,因为不够强,所以意志才会不坚定。

离开登格鲁星去参加凹凸大赛的事情格瑞并不打算对金说,毕竟金的姐姐秋三年前参加了凹凸大赛下落不明后,金就一直想要去寻找姐姐,如果知道格瑞也去的话,按照金的性格一定会拼命跟着来,虽然说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但能拖一阵算一阵吧……

……至少格瑞是这样想的。

结果却还是被金不小心得知了要走的事情。

“不许跟来!”大概是印象中格瑞几乎从来没有用这种近乎于冷酷不近人情的命令式语气和金说话,金也一时楞在了原地。

“现在的你不过是累赘而已。”

我们不过都是宇宙中最为弱小的、微尘般的存在,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加残酷。

“我会帮你找寻秋的下落。”

格瑞没有回头再看金,他知道没有抱着必死的觉悟只是死路一条,他所探寻的真相注定是充满了荆棘的一条路,金并没有必要参与其中。

他是真心想让金远离这一切的。

但他也知道金最后肯定会跟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他还指望着金能够多迷路一会儿,这样他就不用参加凹凸大赛了,会这么想的自己大概也是够天真的了。

“啧。”格瑞咋了咋舌,不爽的心情都摆在了脸上(虽然并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区别)凹凸大赛进行到现在,尽管格瑞当初千方百计不想让金卷进危险之中,但如今前100名的名单已经产生,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而现在他要面对的是更严峻是事情。

金喝醉了。

按照凯莉本人的话来说就是,“终于不用看见讨厌家伙的嘴脸了,100名也进了,为了迎接接下来的战斗,必须要好好吃一顿美味佳肴,算本小姐请你们吃吧~”在老骨头的感叹‘小姐真是太可爱了’和凯莉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哼’了一声中,金毫无危机意识可言地大吃大喝了起来。

……明明前几周还一直昏睡不醒。

说到这个格瑞感觉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

鬼狐天冲那几下子确实让他失血过多意识模糊了一回,但那种程度的伤对他来说还不足以致命,结果反倒是金,用力过猛整整昏睡了三天。

是白痴吗?!

格瑞还是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对方傻呆呆的睡颜,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突跳个不停。生气吗?这不是废话!天知道他看见金倒在那里的时候心脏跳得有多快,急急忙忙背着对方自己满身血也顾不上就要跑,最后还是凯莉出声提醒,你要带他去哪儿?

医院,医疗队,医护兵,总之能救他的地方什么都好。

不会有事的。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格瑞的慌张悉数落在了星月魔女的眼中,少女露出了一贯玩味,还带着几分‘还说我不是,我没有,哼,最后还不是逃不过本小姐的眼睛’的笑容,“他没事,只是力量突然用太多累了而已……比起他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其实比起生气更多的是其他更为复杂的心情。

毫无疑问,金保护了他,一直以来都是他理所当然地站在金的前面,比起保护什么的,更像是下意识的行为,而这也是格瑞第一次被保护。

他记得那一抹小小的身影挡在他前面的样子,金色的光洒在那里,把他的背影拉的老长,意外地格瑞并没有感到惊讶或者是震惊,他甚至早就预感到对方会这么做,在他陷入危险的时候,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但这些都不基于他差点就失去了他。

说到底还是他不够强大,在这样危机的时刻下意识地依赖了对方,焦躁的心情开始变得越来越盛,以至于金醒来了之后,格瑞依旧把神经崩得紧紧的。

金醒来的第一天。

“……格瑞?”金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一脸杀气地把苹果递到自己手上,即使他再怎么粗神经,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

“……吃。”社会我竹马,人狠话不多。

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委屈巴巴地咬了口苹果。

金醒来的第二天。

“格瑞~”金像往常一样扑了过去。

咦???

没有扑空?!金瞪大了眼睛,趁着对方发呆的时候,格瑞面无表情地用手压了压那视线中对方乱翘的呆毛。

金醒来的第三天。

“格瑞?”金的裤子刚要脱下来就听见轰的一声,一把熟悉的大刀立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上你的厕所,不要管我。”

“…………”

金醒来的第……

金偷偷摸摸的凑近凯莉,四下左右看了看才开口,“凯莉。”

“……你说格瑞是不是中邪了?莫非是中了敌人的什么能力?啊!难道这是假格瑞?”

“噗。”亲耳听到格瑞这几天的‘监护事迹’星月魔女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没想到啊,格瑞。竟然护着这傻小子到这个地步。

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凯莉歪着头咬了咬嘴里的棒棒糖,露出了一副要搞事的表情。


——从很早以前开始,大概是认识格瑞第一天算起,金的日常就变成了: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好厉害啊。

不愧是格瑞啊。

他如果自称是全星球第二的格瑞吹,没人敢称第一。


金不喜欢思考复杂的事情,比起这些他更像是全凭着自己的直觉与人交往着,因为格瑞身上有好闻的牛奶味,所以他一定是个好人,如果格瑞知道这是金对于格瑞的初判断的话,恐怕会再给他脸上来一脚。

自卑什么的情绪他的确没有过,要问为什么的话,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要拯救登格鲁星的人们,他要找回姐姐,他要站在格瑞的身边,身为格瑞的朋友当然不能比他差。

所以在无意中知道格瑞要走,对方只是很冷漠地说出现在的你跟来只是累赘而已,那一瞬间,内心的确有什么被触动了。

……格瑞大笨蛋!绝对要你承认我!

尽管是血一热冲昏了头脑,但金完全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做错了,鬼狐天冲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对格瑞下手。

咚、咚咚。

有什么在胸口强烈地涌动着,紧接着视线变得一片黑暗,他不知道自己露出了怎样的表情,但被强行打开的力量让他全身都像被火灼烧。

热、好热。

血的味道。

好想、全部都破坏掉。

好想、杀掉。

事后他听紫堂幻形容当时的情况,也完全代入不进去,他压根不记得那些了,他只记得自己当时很愤怒。

“格瑞!格瑞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咳。”当事人正一脸阴沉地朝着金的床边走来。

“啊哈哈……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既然格瑞来了,那我就走了。”紫堂一溜烟就跑了个没影。

说起来,格瑞这个冷冰冰又杀气十足的表情真的从以前开始就吓跑了不少人,只有金这个粗神经的家伙才会没头没脑凑上去。

“格瑞……”

冲我撒娇也没用。

格瑞忍不住伸手按住了金的脸,“……白痴。”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格瑞的确有点奇怪,虽然凯莉说格瑞并没有中敌人的什么能力,也没有被谁掉包,但光凭着格瑞居然在他抱上去的时候没有推开他,还主动跟着他这一点来说,就已经超级奇怪了。

而且……

格瑞似乎又变回金记忆中的那个格瑞了,之前也跟紫堂抱怨过说总觉得这次再见到格瑞变得冷淡了许多,现在他们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甚至还多了些什么莫名其妙的气氛。

用金那为数不多的形容词来形容那种气氛就是有点热乎乎的,又有点黏黏的感觉,尤其是当格瑞和他同时陷入沉默的时候。虽然平时也都是金一直在说,格瑞偶尔回几句,但自从金昏睡再醒来之后,格瑞常常会离他很近,导致他说着说着,就光顾着盯着对方的脸和眼睛了。

“哇~格瑞!你的眼睛里有我呢!”金像是发出了赞叹般的声音,对着格瑞的眼睛挥了挥手。

“别闹。”格瑞抓住了眼前一直晃动着的手,但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金。

“……格、格瑞?”

啪叽——格瑞飞快地一手按住金的额头,把他拍进了枕头里。


“总觉得……格瑞最近怪怪的……老盯着我,问他什么也不说,就叫我闭嘴,别吵白痴、笨蛋……还老拍我脸!一点都不温柔!”面对着委屈地撅着嘴的金,紫堂难得不知道回些什么好。

“呃、可是我觉得格瑞对你很温柔啊……”

“真的吗?”

“嗯……是啊,你看他基本上对其他人的事情都是怎么样都好,和我无关那样的感觉……但是对金你就很不一样。”

“嘿嘿w那是!因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紫堂再一次沉默了起来。

所以说、凯莉说的请客吃饭,比起第一次那排场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格瑞还是一脸淡定,金和紫堂就差跪下来叫爸爸了。

在金咕噜咕噜大口喝下那瓶紫色的‘饮料’之前,格瑞的注意力其实有点分散,因为金醒来后大脑就一直保持着必须时刻看着他的想法,就算是格瑞也觉得有些疲劳了,在这种聚餐不紧不慢的环境下自然就放松了神经。

等到再意识到的时候,金已经一边打着嗝一边一头撞进了格瑞的怀里。

格瑞皱着眉头扫了一眼正在优雅喝茶的星月魔女,后者只是装作很无辜的样子朝他眨了眨眼睛,“刚刚那个可是第5区盛产的烈性酒呢……怎么办呢,格瑞?”

……绝对是故意的吧!

“酒后吐真言,难道你不想知道金对你的想法吗?”

想法么……格瑞闭上眼睛轻轻哼了一声,他可完全没有指望这个迟钝的家伙能明白些什么。

无奈地伸手抱住眼前的醉鬼,格瑞朝其他两个人挥了挥手转身就带着人走了,只是可惜他没能听见凯莉最后的话语。

“……说不定是双箭头呢?”


tbc


评论(2)

热度(170)

  1. 饶上薄荷chiaki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